中国超级独角兽,宁德时代惦惦吃三碗公

2020-06-15
中国超级独角兽,宁德时代惦惦吃三碗公

汽车业巨头戴姆勒公司董事会主席迪特‧蔡澈(Dieter Zetsche)日前风尘僕僕来到北京,参加官方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蔡澈这趟中国之行,除了与中国领导人维繫关係,更身负一项重要任务,即为戴姆勒旗下的新能源车找寻电池供应商。

蔡澈透露,宾士汽车已经与中国的电池供应商签订合同,未来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全球,宾士的电动车都会使用中国电池芯。这家电池供应商,正是中国锂电池的龙头厂──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公司(CATL)。

鸿海砸 10 亿元人民币入股

当全球投资人和消费者的目光都集中在 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小米、华为等中国网际网路巨擘或智慧手机业者时,这家专供动力电池、作风低调的宁德时代,正在市场上快速蹿起。才不过几年光景,当大家印象还停留在中国电池龙头是比亚迪时,其实宁德时代已经迎头赶上;2017 年,其动力锂电池出货量达 11.84 GWh,位居全球第一,是中国唯一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锂离子动力电池製造商;另外,宁德时代的消费类电池产品,也已在 2016 年超越三星和 LG,成为世界冠军。

如今,正在排队等待在中国 A 股 IPO(首次公开募股)的宁德时代,已茁壮成为一家估值达 200 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成立仅 7 年的宁德时代,有什幺本事受到各大车厂青睐、资本家抢着投资,估值直追市值 250 亿美元的比亚迪,还让鸿海集团在去年 3 月砸下 10 亿元人民币购入其 1.19% 股权?

所谓「时势造英雄」,宁德时代的快速崛起,与中国和众多欧美车厂推动新能源车有着密不可分的关係。中国电动车市场从 2014 年开始启动,至今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车市场,随之而来的,是动力电池行业商机大爆发。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2017 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达到 79.4 万辆、77.7 万辆,年增率各达 53.8%、53.3%。而中国工信部官员在去年 1 月提出的目标,是到 2020 年中国新能源车的产能将达到 200 万辆,其中所蕴藏的动力电池商机可想而知。

从宁德时代的豪华客户阵容,就可一探这家公司的实力。宁德时代的客户包含了中国各主要小型车和大巴汽车製造厂,如吉利汽车、东风汽车、华晨宝马、中国一汽、郑州宇通、厦门金龙等。近年客户层更扩展至海外市场,除了最近刚签约的宾士汽车,宁德时代今年 3 月更击败南韩三星、日本松下等国际大厂,拿下德国福斯汽车的 MEB 电动车项目大订单。

苹果新能源车的合作对象

2017 年 7 月,市场盛传苹果公司正在研发新能源车,且与中国一家动力电池生产商祕密研发汽车动力电池,这家被点名的中国公司即是宁德时代。此外,宁德时代也已打入 BMW 的供应链,华晨宝马的之诺电动车最核心的动力电池组,即由 BMW 和宁德时代共同研发和生产。

根据宁德时代在 2017 年 11 月提交给中国证监会的招股说明书,2017 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的前 5 大客户依序为吉利汽车、普莱德新能源、宇通集团、中车时代电动汽车和东风汽车,这5家客户的销售金额占营收比重的 60.5%;而在 2017 年,前 5 大客户(宇通、普莱德新能源、吉利、金龙和中车时代电动汽车)的销售额占营收比重高达 79.49%,2014 年这个数据更高达 92%。这意味着,宁德时代正持续扩增客户,订单来源更趋多元化,分散了订单过度集中的风险。

如此有实力的一家动力电池大厂,外界难免好奇这家公司的背景。故事要追溯到 1999 年,日本 TDK(东京电气化学工业株式会社,简称东电化)旗下的 SAE Magnetics 执行总裁梁少康,在香港投资成立了新能源科技公司(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 ATL),他并从 SAE 找来了中国籍总监曾毓群一起创业,由曾毓群担任 ATL 首任执行副总。随后  ATL 在东莞成立首家工厂,启动磷酸铁锂电池研发和 EV 电池研发项目。

2006 年 1 月,TDK 以 1 亿美元全资收购 ATL,而 ATL 也逐渐在智慧手机电池上崭露头角,成为同行的佼佼者。但曾毓群不以此为满足,2011 年他将 ATL 的汽车动力部门剥离,在家乡福建宁德成立 CATL,即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公司。

如今,曾毓群透过其 100% 控股的瑞庭投资,握有宁德时代 29.23% 股权,为宁德时代的最大股东。按最新估值计算,曾毓群的身家接近 400 亿元人民币,晋身中国科技新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