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书僮:最可怕的怨灵绝对不是含恨而死的亡魂...《坏女孩不死3:梦魇死

2020-07-02

《坏女孩不死3:梦魇死灵》

「晚安,」我说。你可以让人开心到发疯。我想。

他微笑。「晚安。有时间就打给我吧。」

「我会的。」我说,

我真的会。下回当我感到寂寞,或对自己失望,或只是亟需望着一张除了我妈、我爸或我妹之外的脸孔,我会打给他的──而他也一定会来。

我传简讯给妈,告诉她我在回家的路上,一边留意着正爬上吉普车的杰瑞德。

等会儿见 爱妳(心),妈回覆。

我把手机丢进杯架,打开广播,看着杰瑞德在安静的公路上左转,消失在那条狭窄的路上。

艾莉西丝,妳实在有很严重的问题。

我不是白痴,我知道我没那幺特别,在正常情况下,我不可能持续吸引着他、不断对像他这样的人玩着欲拒还迎的游戏。杰瑞德有他自己的包袱,不只我需要他──他也需要我。

他从没有吐露那个困扰着他的事情究竟是什幺,但我怀疑很可能和他跟父亲的独居有关。他几乎没提过母亲──而我当然没有要他解释给我听。我们的友谊奠基在一个标準上:不对某个话题穷追猛打──任何话题。

我们像一对旅人。会一起流浪,只是因为这样比单独一人稍微轻鬆了千万分之一。

珍珠大小的雨滴开始打在挡风玻璃上。我打开雨刷,确认头灯有亮。虽然道路前后空荡无人,但我还是打了右转灯,以免妈在这荒郊野外也安置了间谍。

公共广播电台的播音员用单调乏味的疗癒系声线谈论礼物特卖的最后期限。

我踏上油门,正要踩下去时──

广播被切断了。

先是短短一瞬间的死寂,接着车中充满震耳欲聋的杂音。音量之大,简直像是从我脑中传出来一样。那声音彷彿尖叫般震遍我的体内。我一手放开方向盘,用力拍打开关钮,但那声音就是不停。

我的耳朵很痛,一路痛到下颚两侧。

我专注在广播上时,车子猛向左边倾斜,然后开始旋转。

我努力想记起打转失控时应该做什幺──应该不是狂踩煞车吧?然后转往你要去的方向?

可是,假如我想去的方向在后方,该怎幺办?

一道耀眼白光充满车中,感觉像是半挂式货车的车头灯从十五英尺的距离外冲向此处。

我準备好承受撞击,可是那短短几秒却无限延长,彷彿永无止境……

但撞击没有发生。

等了非常久之后,我望向右方,看见──那速度之快,就像萤幕上闪现的潜意识讯息──有个形体坐在我旁边的前座:是个女孩──虽然对我来说它太耀眼,除了轮廓之外看不见任何东西。但我一意识到自己看到了什幺,它便一闪而逝。

而那白光──我原本以为是车头灯的东西──也跟着它一起一闪而逝。

在这千分之一秒的惊吓之后,我将注意力转向正在打转的车。

方向盘卡住,狠狠斜向左方;踩煞车没用,轮胎滑过潮溼的柏油路,空气中净是燃烧橡胶的味道。

我使出最后绝招:抓住手煞车、用尽全身力气猛拉。引擎发出反抗的吼声,车子滑出路面,在路肩的高草丛里颠簸。

我再次试图用力踩煞车。

这回奏效了。轮胎打直,车子摇摇晃晃停下来,距离一条排水渠道大概五英尺。

广播传出的杂音在一声破碎的尖叫后安静下来。

我停下车,往前一倒,头靠在方向盘上,努力让自己恢复呼吸。

不管是谁都会认为是车子出了问题──但我心知肚明。因为当我看着乘客座时,我看到搁在座椅上的是……

一支黄玫瑰。

就跟莉狄亚.斯莫葬礼上的玫瑰一样。

3

我没杀莉狄亚。

是,她死的时候我是在现场,但那是另一回事。

如果她能搞清楚就好了。

很明显,她怪罪于我,而且每隔几週就要冒出来确保我知道这件事。直到刚刚,她都只是让人很烦而已──嘲弄我,威胁要伤害我……如果她不是个弱到爆炸的鬼,这些行为可能会让人很害怕。她顶多就是在课堂上把我的课本从桌上弄掉,而且还是试了二十分钟后才做到。

但这次是新招──真正威胁到我的生命。

这让我超火大。

我解开安全带,一把将门打开,让自己置身雨中。「很好啊!莉狄亚!」我边说边转圈。「想杀我是吗?我想妳下回可能要再加把劲儿了!」

溪流般的冷冷水滴从我脸上奔流而下。我发现自己又哭了,这只让我更生气。我想踢个东西,所以我踢了溼草地,结果差点滑倒。

真是太棒了──滑下岸边又掉进渠道,绝对是烂上加烂、雪上加霜。

「来啊!」我大喊:「如果想杀我,我人就在这里!莉狄亚,该死的──妳来杀我啊!」

我整个人进入高度警戒,肾上腺素指数攀高,準备放手一搏。我根本不知道鬼跟人到底要怎幺打架,但我想,单单凭着愤怒的力量应该就能稍微让她受点伤。

我等着她以最佳鬼魂状态现身,就跟她每次出现时一样──勉强算得上五英尺的身高,又长又直的黑髮,穿着死去时的衣服(一件撕破、沾满血的红色宴会礼服),没穿鞋,一副就算无法毁了我的一生、也决心毁了我的一天的模样;身体有点透明,永远抱怨不停。

回到车里后,我因为怒意和新生的羞辱感瑟瑟发抖。我把安全带繫回去时,手机响了。我吓了一跳。

是杰瑞德。「嘿,我忘了祝妳圣诞快乐。」

「喔,」我说:「圣诞快乐。」

「那……那就小心点啰。路有点滑。」

我知道。「我会的,谢谢。你也小心。」

然后我们就挂了电话。

我觉得心情比之前还空虚。我做了个三点式掉头,开往家里。

我左转进入银圣地时,莉狄亚出现了。这地方是我们家在旧房子烧毁后搬进的住宅(那都已经是两次恶鬼事件之前了──早就是过去式),是一个经过整体规画的社区。

她缓缓出现在乘客座上,骯髒、满是血汙的鬼脚搁在仪表板上。「来杀我?」她问:「这是在开玩笑吗?」

会在照片里见到鬼完全是我的错,而且我是第一个愿意承认这件事的人。(当然,我除了对自己承认外,从未对另一个人类说过。)在莉狄亚将有毒化学液体洒进我眼睛时,我再次向邪恶的鬼魂艾若特宣誓。我以为自己可以跳脱那个法则──做出宣誓,然后读出另一个咒语──能再次将他从我体内逐出去的咒语。但那是在我知道莉狄亚打算毁掉艾若特的书(也就是他的载具)之前的事。她只要这幺做,就能永远独占他。

我的眼睛吸收了大量超自然力量,而且甩不开随之而来的后果。所以这完完全全是我的错。

但至少这只导致我能看见大部分的鬼魂,不会听到它们绝望、嘴里塞满虫的哀求低语。

而莉狄亚呢?我严正拒绝承受莉狄亚的责怪。是她在最后一刻变得自私自利、然后痛苦又恐惧地死去。这种状况通常会製造出鬼魂。而在这个状况下,製造出的是一个会走路、会说话、会烦死我的鬼,就跟莉狄亚活得好好时会做的事一样。姿态差不多,只是比较「死气沉沉」。

当她现出形体,我整个人紧绷,抓着方向盘的手更用力。

但她没有打算做什幺。我将妈的车开进车库,伸手去拿相机时犹豫了一下──那代表我要伸手直接穿过莉狄亚半透明的身体。我决定晚点再回来拿。我直接朝通往大厅的门走去,那里通常没锁。

莉狄亚穿过车门,挡在我面前,双脚好好地踩在地上。她──还有我见过大多死不瞑目的鬼──比较喜欢跟活人一样移动。在地面上走路、站立。有些会用飘的,但只有在它们太愤怒或分心没想到的时候。

她甩甩头髮,嗤之以鼻。「妳凭什幺觉得我会服从妳的指令?」

我差点要直接穿过她,但在最后一刻又退缩了。我很讨厌那种感觉,就像是跳进一个冷得要死的游泳池──或者被硬推进去。莉狄亚也很讨厌那样──光想到这点似乎就有些值得。

但也没那幺值得。

「滚。」我说。

她朝我走近半步。「从什幺时候开始我得听从杀人犯的命令?」

你们懂我意思了吗?迁怒于我?一副觉得是我逼她创立阳光社,疯狂地与邪恶鬼魂陷入爱河;一副他吸收了她的生命力都是我的点子的模样。我试过要劝告她,甚至想救她──最可悲的是,我试了一次又一次,远远超过她值得被救的程度。但你是不可能说服一个愤怒的鬼魂的。

它们根本听不进去。

「好,我知道了,可以吗?」我说:「妳恨我,妳想杀我,但根本没用。由于妳是真的让我这一天结束得很惨烈,妳应该可以感到欣慰。麻烦妳闪一边,几週后再见。」

她扬起眉毛。

她没动,所以我屏住呼吸,向前迈进。血管里一股寒冷的血流让我头晕目眩,而且耳中还迴响着莉狄亚气愤的喊叫。

接下来发生的事完全吓到我了。

第二波冷气从后方击中我,莉狄亚又从我面前冒了出来。

因为遭受双倍攻击,感觉就像吃冰造成的头痛乘上一百倍。我因为痛苦而曲起身体,思考着自己是否会因鬼魂所引发的失温而死。我的手指冻到失去感觉;我踉踉跄跄地伸开双手,在失去平衡跌倒之前先蹲下。

【延伸阅读】

#妞书僮

妞书僮:这世界到处都有鬼!《坏女孩不死3:梦魇死灵》新书转载3-1

妞书僮:你如果很胆小那今晚还是开灯睡觉吧!《坏女孩不死3:梦魇死灵》新书转载3-2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陪你看看书
看《坏女孩不死3》前要告诉妞妞们一件好消息和一件坏消息......坏消息是,到处都有鬼。而好消息是~就你的角度而言,永远不会知道这件事。(妞编辑觉得两件都不是好消息啊)(咬冷笋)

本文摘自《坏女孩不死3:梦魇死灵》

妞书僮:最可怕的怨灵绝对不是含恨而死的亡魂...《坏女孩不死3:梦魇死

出版社:脸谱出版

作者:凯蒂‧艾兰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