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是进口商品?」放下无知与歧视!柯市长的多元文化课题

2020-06-11

「外籍新娘进口论」引起许多人的不满。难道我们会说台商是出口到国外吗?听听作者 KangHao 怎幺说。

柯文哲一句话带出了多少台湾人对新移民的「误解」与「歧视」,也显示我在前一篇文章所指出,台湾的多元文化是「虚假」、「肤浅」的状况。这篇文章将试着化解这些误解与歧视。

「新移民是进口商品?」放下无知与歧视!柯市长的多元文化课题
为什幺要说她们是「外籍新娘」呢?她们都已经是老娘了,还称「外籍新娘」?称呼她们为外籍新娘就是一种歧视。
(图片来源)

「买来的婚姻」是谁害的?

人们迁移的原因有很多,但在全球化的年代,跨国迁移已是常态,就像台商到对岸中国去开疆闢土、拼经济是一样的道理。因此,很多人说「外籍新娘是买来的」,这句话很值得讨论。

「新移民是进口商品?」放下无知与歧视!柯市长的多元文化课题
跨国移动已是常态,尤其以婚姻移动为之最
(图片来源)

买来的老婆等于是在说婚姻与资本主义挂钩在一起。没错!台湾的跨国婚姻,的确跟资本主义的发展有关。资本主义要发展就必须扩大资本的累积,而资本累积的重要手段之一,就是要扩张市场,并且降低人力成本。为了降低人力成本,第一个方法就是到经济较差的地方寻找便宜的人力成本,这岂不就是台湾高科技产业以前在对岸做的事情吗?现在中国沿海的人力成本提高,又跑到中国西部、东欧与东南亚国家发展。

第二个方法就是从经济较差的地方引入廉价劳动力。台湾产业尚未转型,仍然维持赚取毛利的经济型态。当台湾开始引入廉价劳动力,使得从事低技术、劳力性质高的台湾男性被取代,加上农村经济破产、劳动力外流与传统男尊女卑的价值观,使得台湾男性多半成为婚姻市场的失利者。为数众多在婚姻市场失利的台湾男性,娶不到台湾老婆,按照柯文哲的说法,为了不造成「国安问题」,只好以资本交换比台湾经济更差的国家之女性,进行婚配。

所以,说人家是「买来的」一点也不公平,她们并非全然自愿离乡背井,其实跟我们移动到各地一样,都在寻找机会。台湾会有那幺多「看似不自由」的跨国婚姻,回到源头都还是因为,我们国家不知长进的经济发展与产业政策,只想不断剥削劳工所引起。在台湾的跨国婚姻,大多都还是会先谈到经济发展的问题,其次,才会谈到传统性别文化的问题,最后才是台湾人对外来者不友善的问题。跨国婚姻的种种污名,都是因为国家发展程度的落差所造成。经济较好国家的男性,娶了经济较差的女性,进而巩固男尊女卑的性别权力关係。

买来的婚姻是「假的」、是个「问题」?

我们还可以继续问,难道「买来的婚姻」错了吗?很多女生的择偶条件要有车、有房、年薪百万,这难道跟「交换」没有关係吗?传统礼俗中,要给女方聘金,不管十万、二十万,难道只是顾及男方家的财力与面子,完全不涉及「金钱」吗?

护航柯文哲的支持者,你们结婚时,是不是有交换金项鍊、金戒指跟聘金呢?其实,在台湾所有的跨国婚姻,新人双方都跟各位一样,经历过一样的婚姻仪式,该交换的金钱与物质,他们一样都按照(以男方为主的)礼俗,你们觉得自己的婚姻不是买来的、是真爱,为什幺就要觉得别人的婚姻是买来的并且没有爱呢?(推荐阅读:结婚,真的是《大囍临门》吗?)

各位可知道,跨国婚姻其实就是「相亲」。因为是相亲,又是台湾男方拿钱请仲介协寻「好」女孩,就免不了被人质疑其感情的真实性。很多台湾夫妻,在网路聊天室、网路游戏、月老银行、交友软体等新兴社交方式的情境中「有缘」认识。两人本无情愫,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互有好感,进入热恋,而后步入礼堂的红地毯。有的人冲动结了婚,发现彼此不适合,闹离婚、发生家暴都是常有的事。把这些过程,替换成跨国婚姻,其实是完全一样的过程,毫无违和感。

我的一位新移民越南女性朋友回忆,她当初在婚姻介绍所认识她老公时,彼此相谈甚欢,之后相约出去玩,还要跟双方家长见面餐叙。餐叙时,为了表现她的温柔贤淑,便剥虾给男方吃,这小举动因此打动男方,掳获郎心。男方返台后,持续传简讯跟信件给女方,三个月内他们互动良好,便决定闪电结婚。这岂不是跟一般台湾相亲认识的情侣没两样吗?怎幺换成台湾男人娶越南女人,就变成十恶不赦的「假结婚」了呢?怎幺发生家暴或离婚,又全是跨国婚姻的问题了呢?如果是这样,那些觉得新移民是「买来的」,「会造成许多社会问题」的台湾人,你们到底是歧视「相亲」,还是歧视越南人、印尼人、中国人?(另一种关于 异国恋的歧视:当台湾女人遇上西方男人)

柯文哲的歧视语言就是台湾社会的人格分裂

台湾人对新移民有如此多的误解,也难怪会有柯文哲「进口新移民」说与护航者的「买来」说。甚至有人觉得把柯文哲的歧视言论拿出来鞭笞简直是小题大作,但我倒认为是一个「以小见大」的机会,它反映出台湾人一面说要尊重、要多元、要包容,一面却持续歧视少数群体的人格分裂。

再举一个例子,我们在国境管理上,针对不同的外籍人士有不同健康检查的标準。例如:来自欧美先进国家的白领阶级,是得以免检具健康检查合格证明,但是来自越南、印尼等新移民女性就被列为需要接受健康检查的外籍人士。比起其他外籍人士,她们还「特别」需要多增加一项德国麻疹预防接种的证明,以确保她们生育的「品质」。

再来,我们的社会,一般台湾人现在都能接受「新台湾人」的说法,并且把新移民也一同加入了这项认同计划之中。可是,「非我族类」要成为「我群」就是要经过诸多努力。她们必须要是一名好妈妈、好媳妇、好太太,要成为台湾人认可的「好女人」。她们不只要成为「像」台湾人的越南人,还要成为「像」台湾「好女人」的女人。可是,台湾好女人究竟是什幺?台湾的女人百百款,为什幺当她们要成为台湾的好女人时,竟然只有那种「顾家、爱家、爱老公、爱小孩、听婆婆话」的那一种呢?(推荐阅读:新移民女性与台湾人的文化难题)

「新移民是进口商品?」放下无知与歧视!柯市长的多元文化课题
电影《金孙》描绘的便是越南女性在台湾女性角色中的挣扎
(图片来源)

一名越南姊姊回忆道:「过年的时候,鸡、鸭、鱼好多、好恐怖,我通通都不会呀!都要学,每年都要用,只有怀孕那一年不需要用。我不懂为什幺台湾人过年不能开开心心就好,要这幺累?」,其中更令人感到不平的是「为什幺比我晚嫁进来的弟妹,过年可以不用做这些事?就欺负我是越南人就是了吗?」她们努力成为了台湾的好女人,却始终得不到公平的对待,现在还要被说成像商品一样的「进口货」,听起来格外地辛酸呀!

新移民在台湾的人口即将要超越原住民人口,成为第四大族群。可是,我们对她们仍然一知半解,或者用我们的立场去理解她们。这不是多元文化,这是无知、肤浅与虚假。柯市长的粉丝们,我们对柯市长还是充满期待,请你们停止护航,并且放下无知与歧视,这是一堂柯市长必须要面对的多元文化课程。否则,台湾将会离多元文化的理想越来越远。